(AGENPARL) – Roma, 09 september 2021-

论编程员与总阀门

>在次时空天演论提过,即空间与时间相互混合存在的交融状态,非时非空,亦时亦空。程序是相对编程人员而言的,在游戏中的因子所感知的时空是真切存在的,反之,更高的维度所感知的我们的世界也是虚拟的游戏世界,由此依次上溯至十一维度或者有人所言的二十几维度,每高一个维度,又都有一个子阀门把控下游阀门,每一阀门都有一个玩家总控。在总的设计师那里,所有都是虚拟的编程而已,在我们之上,总设计师之下的若干维度之间,又是相互实体,相互虚拟的镜像存在的模式。总之,维度越高,时空的相互交融混合的形态就越是复杂(非时非空,亦时亦空),亦或参杂着更多的量维的模式,即时间与空间之外的第三“相间”,第四“相间”。关于第三“相间”,第四“相间”,三维时空之内难以观测,只因皆在薄膜般的“瓮中”.
至总阀门的总玩家,也称总设计师那里,下游的一切都是他的某一意念或者无数独立意念的外化体。在那里,不存在时空,亦再也没有固定的“相间”予以界定那里,因为那是一切的终点,也是一切的原点,可能是循环往复的过程。
 也许在总阀门那里,就是超“载体”的存在模式,亦或无需载体存在,亦或借助任何“载体”皆可存在。
 然而,各个所谓的阀门也是可以被破解乃至穿越到更高的模式。以实例通俗讲解, 记住,彻底感悟就是终止的开始!量子思维有可能是最接近于彻底破解这个三维宇宙的源代码的动态钥匙,换句话,一旦破解,游戏自然结束!机器人是如何最终具有人工智能的?他们所经历的路径无非就是
 载体切换!载体升级!载体兼容!也许,可怕的是,量子思维已经接近了这个三维时空的虚拟游戏的边界,甚至可能会跳过三维时空的载体存在的临界点。从而演进到高维的载体内。